小小帥

路軌 零八(麒麟)



李宣美比姜澀琪大兩年,兩人同一間大學,不同主修。姜澀琪修的是新聞傳播學,李宣美修的是政治與行政學。十年前震撼全國的那場工運發生時,姜澀琪還是高中生,李宣美則是大學新生。二人都因為那場工運而訂立人生志向,不同的是中學生姜澀琪天天坐在家裡看新聞,看著看著就決定要當記者;大學生李宣美則天天下課後就到現場聲援罷工工人,去著去著就決定要從政。




李宣美是畢業後才認識姜澀琪的,李宣美畢業不久就被朴秀榮邀請回校演講,所以當姜澀琪大四要拍攝畢業作品時,就拜託朴秀榮替自己聯絡李宣美,作為採訪對象。




那時李宣美畢業兩年,正忙碌於新政黨的工作,本來是不願意有個跟屁蟲的,但朴秀榮是何許人?人精之中的人精。她知道李宣美是政界第一姬佬,所以在李宣美說出「不」字的前一秒,把姜澀琪的照片塞到李宣美眼前。




相中的姜澀琪扎著丸子頭,剪了個短齊劉海,眼睛笑成了一條線,鼻頭圓圓的,像極了李宣美床頭的小熊。於是李宣美容許了跟屁蟲跟在自己身後,也成功讓跟屁蟲跟著跟著就跟到了自己的床上。




李宣美是個一談戀愛就愛到天轟地裂的人,但偏偏姜澀琪並不是一個善於表達自己感情的主。剛開始熱戀期還好好的,但過了一年多李宣美就因為姜澀琪的態度而發了好幾次脾氣,又不喜歡姜澀琪對社會事不關己的態度,兩個人發現不妥,覺得走不下去,也算是和平分手。




「澀琪阿,你和裴珠泫是什麼關係?」電視台後門外,李宣美和姜澀琪站在一個不起眼的地方。




「就⋯⋯朋友。」李宣美的語氣太過咄咄迫人,姜澀琪有點心煩,也有點心虛。




「你怎麼就跟她混上了?她不是什麼好人。」




幾年不見的前女友突然出現,理所當然地干涉你的交友,是誰也不會高興。姜澀琪冷冷地說,說:「這跟姐姐沒什麼關係吧。」




李宣美大概意識到自己的語氣不好,放軟聲音說:「澀琪阿,我只是擔心你。你也知道⋯⋯姓裴的背後有多少利益關係。」




「哪個政客不是這樣?我們都不是那個只有理想的大學生了,哪能說誰是壞人。」




姜澀琪的意思是政治裡沒有英雄與反派,但李宣美卻以為姜澀琪成為了裴珠泫的盟友,頓時火氣大升,大聲道:「那你就跟她狼狽為奸了?」




姜澀琪也生氣了,回道:「怎麼就狼狽為奸了?」




「裴珠泫不是個好人,你很清楚。哪有候選人會在選舉論壇前把對手叫到自己的休息室套近乎?她這種在人精堆裡長大的人,肚子裡的小九九多的是,你也不怕被人賣了?」




姜澀琪看著身前的女人,幾年的歲月讓她看上去成熟了點,穿著以前不會穿的套裝,頭髮也從中學時搶眼的金髮染回黑色,到底是她變了,才不會相信自己;還是她沒有變,才會依然這樣看自己。終究是曾經親密、信賴的人,如今卻人針鋒相對,讓姜澀琪覺得十分疲憊。




「就算我被人賣了,也不關姐姐事了。」說罷,姜澀琪就轉身離開。




姜澀琪覺得很累,裴珠泫也好,李宣美也好,這兩個女人把她搞得很心煩。明明是難得的休假,卻被她們弄得心神不寧。她只想好好靜一下,於是又呆回家中重新看她的電影。




直到電影看完,姜澀琪依然覺得心浮氣躁,便打電話給文星伊,約她去酒吧喝酒。文星伊說她答應了女朋友要回家吃晚飯,說要晚一點才出去,讓姜澀琪自己先吃飯。




「看完選舉論壇才出來嘛,一會兒見。」文星伊說完就掛了電話。




「切,有女朋友了不起啊。」姜澀琪把電話丟在沙發上,她才不願意看選舉論壇呢,反正選民投票都是看立場、看政黨背景,有誰會因為候選人有領導魅力而投票給她呢?




姜澀琪進廚房泡了個泡麵,坐在沙發上吃了幾口,看著漆黑的電視屏幕,最後還是打開了電視。




一場選舉論壇60分鐘,李宣美的表現明顯失準了,她顯得有些心神不寧,面對裴珠泫的質問有些手忙腳亂,出了不少錯。大學時李宣美已經是辯論好手,從政幾年應該更得心應手才是,怎麼連大學時期都比不上呢?




反之裴珠泫表現得得心應手,游刃有餘,贏得了不少掌聲。姜澀琪越想越不對勁,思前想後,卻發現自己被裴珠泫計算了。早上短暫的溫馨頓時被憤怒遮蓋,姜澀琪氣裴珠泫的心機,也氣自己的愚蠢。早就知道裴珠泫不好惹,卻一而再再而三地走進她的陷阱,被她計算,被她利用。



路軌 零七(麒麟)

很抱歉這麼久都沒有更,小don是香港的新聞學學生,我看雨星的時候就在想,為什麼姜同學讀傳播能這麼輕鬆😫😫😫我從11月中開始就沒有停過😭😭😭


之前完全沒有時間寫,加上老福特掃黃讓我覺得很頹廢,本來想棄文,但這篇文章寄託了我作為新聞學生的一些想法,所以不願意放棄。


不知道還有沒有記得這小破文,但最重要的是對得起自己,為表歉意,今天會二更。



—————正文———————





李宣美宣布參選後整整一個星期,裴珠泫才宣布參選。比起李宣美和幾個黨員一起站在報名處外拍幾張照片,財大氣粗的裴珠泫則舉行了一次隆重的參選儀式,請了不少保守黨的元老站台,第二天登上了不少報章的頭版。




宣布參選後,裴珠泫忙於競選活動,天天跑進社區拉票。裴珠泫走的是都市專業女性路線,有才幹之餘卻不似李宣美般出格,要俘虜的,是廣大職業女性和廣大「媽媽」的心。所以日常鹽人一臉,在市議會冷面擊殺對手的裴珠泫如今需要天天擺出淑女笑,走進社區跟選民握手、聊天、演講。朴秀榮所帶領的公關團隊則拍下裴珠泫這些親民的時刻,再放上社交媒體。




而自從那次見面後三個星期,姜澀琪都沒有跟裴珠泫聯絡過。一則裴珠泫不找自己,姜澀琪也沒有必要找她。二則那天發生了太多事,讓姜澀琪驚覺自己明明想遠離那吃人的政壇,卻無意中踩了半隻腳進去。




然而當裴珠泫打電話給她時,姜澀琪還是去了她們的秘密基地,也不知道為什麼忙於競選工程的裴珠泫還有時間和自己廝混。




結果裴珠泫並不打算和自己廝混,她只是想在這個雷雨夜窩在姜記者的懷裡睡覺。




姜澀琪不喜歡她和裴珠泫像戀人一般相處,但看見裴珠泫疲倦的模樣,姜澀琪還是任由裴珠泫把頭埋在自己的頸窩進入夢鄉。




第二天裴珠泫竟然比姜澀琪遲起,鬧鐘響了幾次,裴珠泫還是在姜澀琪的臂彎裡扭來扭去,竟有點撒嬌的模樣。姜澀琪知道今天有一場選舉論壇,怕她錯過些什麼重要的事,縱使很想繼續抱著裴珠泫,還是叫醒了她。




裴珠泫迷迷糊糊的,做早餐的任務自然落在姜澀琪身上。裴珠泫在吃早餐時還未完全清醒,差點把叉子放進咖啡了攪拌,幸好姜澀琪攔住了她的手。看見平日總是光彩奪目的裴珠泫累成這個樣,姜澀琪有點心痛,卻又因為自己能看見裴珠泫面具下的一面而有些欣喜。




吃完早餐裴珠泫待在房間快半小時,姜澀琪差點以為她又睡著了,正打算進去叫人時裴珠泫出來了——又變回那個刀槍不入的裴議員。




「你今天不用上班嗎?要不你先走?」裴珠泫出門前問。




「不用,今天休假,你先走吧。秀榮怕是等急了。」姜澀琪擺擺手,裴珠泫點點頭就開門離開。姜澀琪在裴珠泫關上門的前一面說了句加油,也不知道裴珠泫聽沒聽到。




姜澀琪坐了一會兒就回家,難得休假,就在家裡重看Before Sunrise。下午三時多突然收到裴珠泫的電話,姜澀琪覺得很奇怪。平時二人只用短信聯絡,不會打電話,而且這個時候裴珠泫應該很忙,怎麼會有心情打電話給自己呢?




姜澀琪接起電話,裴珠泫的聲音有點急躁:「澀琪阿,你走了嗎?」




「哦,回家了。」




「在忙嗎?」




「沒有,怎麼了?」




「我有一份文件落在家裡了,你能替我送過來電視台這邊嗎?」




「現在嗎?」




「其他人不能去那個房子,只有你可以幫我了。」




「秀榮也不行嗎?」




「她被電視台那些工作人員煩死了,走不開。」




姜澀琪只好答應,掛電話之前裴珠泫還特意交代她一定要親自送到自己的休息室,不能交給其他人。




「這麼重要的文件,怎麼就落在家裡呢?」姜澀琪不自覺地,也跟著裴珠泫把那房子叫作「家」。




大概裴珠泫交代了,姜澀琪拿著自己的記者證,就能一路無阻地進入了電視台後台。裴珠泫的休息室門時關上的,姜澀琪敲門進去,竟然看見李宣美在裡面。




兩個人似乎原本在聊天,李宣美看見姜澀琪進門,驚愕的表情讓站在門口的姜澀琪有點尷尬。姜澀琪摸摸鼻子,把文件遞給裴珠泫。




裴珠泫打破沈默,說:「李小姐認識澀琪嗎?你們好像是同一個學校的吧?」




李宣美的臉開始有些表情,但卻是往憤怒的方向去的。




「澀琪阿,我們談談吧。」李宣美拉著姜澀琪的手,頭也不回地把人拖走了。姜澀琪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帶走,而留在休息室裡的裴珠泫則意味深長地看著離開的兩個身影。





路軌(麒麟)零六

路軌 零六




姜澀琪以為裴珠泫會帶自己去些浪漫點的地方,例如海旁、山頂之類的,要不就是像上次一樣去酒店。卻不想裴珠泫把她帶到一個中等小區。




「你是打算金屋藏嬌嗎?」姜澀琪在解開裴珠泫襯衫的鈕扣時問。




剛剛才被吻得喘不過氣的裴珠泫不想回答姜澀琪的問題,只是含住姜澀琪的耳垂,小舌輕舔,讓解扣鈕的手發軟顫動。




挑逗的後果就是惹來年下的猛烈攻勢,姜澀琪不再溫柔地解開衣服,而是用力扯開領口,哪怕裴珠泫開口抗議那是gucci的襯衫也無濟於事。




比起在首都時的意亂情迷,今天的感覺顯得更加激烈。二人在簇新的床單上糾纏,因著姜澀琪的攻勢強烈,裴珠泫很快就手腳無力,任由姜澀琪擺佈。




姜澀琪很喜歡看裴珠泫登頂後朦朧的眼神,軟綿綿的,看得她心都癢了,忍不住想繼續欺負她,結果在一個小時裡,裴珠泫登頂了三次。




事後姜澀琪依舊去了浴室洗澡,出來時裴珠泫還沒有睡,而是穿著那件差點被扯壞的襯衫,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姜澀琪是裹著浴巾出來的,裴珠泫看了她一眼,告訴她衣櫃裡有新的睡衣,然後自己去洗澡。




姜澀琪的心情有些複雜。她看著衣櫃抽屜裡好幾款的新睡衣,甚至還包括內衣,以及上次姜澀琪說的拉髮器。哪怕這只是裴珠泫叫助手買的,但當中的心思已經足夠令人誤會,誤會裴珠泫對自己有意思。




但姜澀琪不喜歡這種感覺,她覺得自己和錯誤的人糾纏上了,卻不捨得剪斷這段關係。她想起裴珠泫剛才清冷的表情,有覺得自己想這些有的沒的有點自作多情。政界的明日之星,未來的市長候選人,保守派的天之驕女,又怎能和一個女記者糾纏不清呢。




姜澀琪穿了睡衣躺在床上,裴珠泫洗完澡後也爬上床,躺在姜澀琪旁邊。




「這是我自己的房子。」裴珠泫突然開口說:「參選前我每逢星期三和星期五的晚上都會在這邊睡,你可以隨時上來。」




裴珠泫轉身側臥,看著姜澀琪說:「這不是金屋藏嬌,這是我們的秘密基地。」




姜澀琪看著裴珠泫水靈的眼睛,腦中的思緒千迴百轉。裴珠泫的表現太過曖昧,讓姜澀琪不懂得如何回應。裴珠泫沒有明說喜歡自己,姜澀琪也不好明說,唯有輕輕摟著裴珠泫的腰,閉上眼睛睡覺。裴珠泫也沒有說什麼,窩在姜澀琪懷裡睡了。




第二天還是裴珠泫早些起床。姜澀琪頂著一窩亂髮離開臥室,卻看見裴珠泫在廚房煎蛋。裴珠泫穿著一件米奇老鼠條紋t恤,捲起袖子,束起頭髮,拿著鑊鏟正在將雞蛋翻面。從姜澀琪的角度來看,早晨的陽光溫柔地勾出了裴珠泫的輪廓,把人映得像仙子一般。如果朴秀榮在,一定會拿起手機幫裴珠泫拍幾張照片,然後上傳到社交媒體,展現裴珠泫「賢良淑德」的一面。




不過朴秀榮不在場,這個畫面只有姜澀琪看到。姜澀琪靠在門框上,有些癡迷地看著裴珠泫的身影。她有一種錯覺,覺得她和裴珠泫像一對老夫老妻,而這只是她們日常生活的一幕。




姜澀琪被自己的這個想法嚇了一跳,連忙衝去廁所洗臉刷牙。




大概是因為自己的胡思亂想,姜澀琪一頓早餐吃下來有些沈默寡言,裴珠泫的臉色有點差,但也沒說什麼,只是讓姜澀琪待她離開10分鐘後才出門,免得被人發現。




回到雜誌社,一群同事都扎堆在電視前,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著。姜澀琪想起今天是市長選舉報名期的第一天,怎麼裴珠泫沒有去報名呢?文星伊抬起頭看見姜澀琪回來,一臉看好戲地笑著對姜澀琪說:「澀琪阿,今天李宣美宣布參選了。」




姜澀琪一震,李宣美這個被她遺忘已久的名字,又突然重新出現在她耳邊。







路軌(麒麟)零五

路軌 零五




回到本城的姜澀琪重新投入了她的日常工作。當了一年多的人專記者,姜澀琪訪問了六十多個人物,但她覺得依然還有數之不盡的故事等待她發掘。




這天編輯叫了姜澀琪去他的房間,讓她擱下現時的採訪對象,轉為採訪某城中名人。姜澀琪自然是不願意,近半年雜誌的人物專題頗受歡迎,好處是去年末姜澀琪的工資漲了三千,壞處就是自己多了很多「政治任務」,隔三差五就要她寫些歌功頌德的採訪。姜澀琪雖然不是很倔強的人,但沒有記者喜歡自己的採訪自由被干涉。尤其是這次編輯更暗示這個受訪者得罪了集團的老闆,姜澀琪最好以後也不要採訪他。




姜澀琪吃了一肚子氣,藉詞出去取材而提早離開辦公室。本來她想直接回家打遊戲,但收到了朴秀榮的電話。




朴秀榮是小姜澀琪兩屆的學妹,她就是姜澀琪準備給裴珠泫拉的人。如果說姜澀琪是傳理系的佛係代表,那麼朴秀榮就代表了傳理系戰鬥機中的戰鬥機。




與專攻新聞的姜澀琪不同,朴秀榮專攻的是公共關係。畢業前已經在大企業的公關部門當實習生,畢業後拼了命的工作,畢業三年就當了個小主任,還望著兩年後跳槽去別的公司當經理。而早她兩年畢業的姜澀琪還在她的小雜誌當記者,薪水是朴秀榮的一半。




兩個人是一起上一個選修課而認識,姜澀琪待人真誠,朴秀榮為人爽直,不過兩三個星期,大姐頭朴秀榮就收了姜澀琪這個「小弟」,帶著準備畢業的姜澀琪去這兒那兒玩,連姜澀琪的初戀女友也是朴秀榮介紹的。




畢業後二日雖然志向不同,但因為性格合得來而一直有聯繫。朴秀榮是個有野心的女人,行事俐落,不像姜澀琪那樣有那麼多道德包袱,的確適合推薦給裴珠泫。




朴秀榮叫姜澀琪約裴珠泫吃頓飯,想和裴珠泫當面討論。姜澀琪安排在朴秀榮公司附近的一間扒房,特意訂了卡座,保持隱私度。




姜澀琪終於知道裴珠泫為何三番四次的拉攏自己——裴珠泫要選市長了。




裴珠泫是海歸派,缺乏的就是本地的同學人脈。所以不論是姜澀琪還是朴秀榮,都能為裴珠泫提供本地媒體界的人脈。媒體在現代選舉舉足輕重,尤其是近年更需要在社交網絡下功夫,比起姜澀琪,朴秀榮其實是更適合的人選。




裴珠泫和朴秀榮二日一拍即合,很快就開始商談合作細節。簡單而言,裴珠泫宣布參選後朴秀榮會成為她的新聞官,而選舉獲勝後朴秀榮會成為市長辦公室的通訊主任。




吃完飯朴秀榮自己攔了的士,說要去酒吧泡帥哥。姜澀琪想自己搭地鐵回家,卻裴珠泫叫住了。




「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喝了兩杯紅酒的裴珠泫笑得顛倒眾生,迷得姜澀琪插著褲袋上了裴珠泫的車。




—————-

這是一部政治愛情片

路軌(麒麟) 零四

平生第一次被屏蔽

原來發圖片也會被屏蔽啊


評論走鏈接

軟綿綿姐姐和小奶狗年下

從sixteen開始就要跟彩彩談戀愛的姐姐

完全不經撩的彩彩

看得我也想談戀愛了

路軌(麒麟)零三

零三




裴珠泫今天的衣著風格又與上次不同,這次穿著白色襯衫,黑色短裙,還在領口上用窄絲帶打了個蝴蝶結。她把手上的雞尾酒放在吧檯上,面對著姜澀琪。姜澀琪留意到裴珠泫的臉有幾分緋紅,怕是已經喝了不少酒。




「姜小姐為什麼不打電話給我呢?」裴珠泫眼神有些迷離,言語間有些責怪的意味。




「裴議員貴人事忙,我不便打擾。」




「姜澀琪」裴珠泫明顯十分不滿意姜澀琪的這個答案,表情越發委屈:「你是不是也覺得我是壞人?」




裴珠泫一臉不滿,連珠發砲地說:「你是不是也以為我跟我爸是一丘之貉?」




裴珠泫不高興的樣子像極了得不了糖的小孩子,可憐巴巴的讓姜澀琪大片陣地失守。實在難以想像在議會內精明能幹的裴議員現在跟一個十五歲的孩子毫無分別,姜澀琪試著用文星伊教她的「正常運作」來控制自己的心跳,卻顯然易見地毫無作用。裴珠泫半個身子已經靠過來了,姜澀琪保持最後一絲理智,說:「裴議員,你醉了。」




「今晚我不是裴議員」裴珠泫的嘴巴貼在姜澀琪的耳邊,語氣充滿魅惑:「今晚沒有姜記者或裴議員,只有姜澀琪和裴珠泫。好不好?」




姜澀琪的腦袋徹底失去作用,只剩下發燙的心臟瘋狂地跳動。姜澀琪只感覺到裴珠泫軟趴趴的身體,還有耳邊呼吸的燙熱氣息。




「好」姜澀琪聽到自己用低沉的聲音回應。




裴珠泫把房卡放進姜澀琪的衣袋裡,離開時還給姜澀琪一個風情萬種的笑容。




「他媽的,還真是個妖孽」姜澀琪失笑,覺得自己好像被裴珠泫誘騙了。不過,要怕的也是那個高貴的議員怕,自己一個小角色又有什麼好怕。




姜澀琪一口喝掉酒杯了的液體,一邊把玩手上的房卡,一邊離開。




姜澀琪進入房間時裴珠泫在浴室裡洗澡,浴室裡的水聲讓姜澀琪的心跳又加快了一倍。姜澀琪放下背包,躺在床上休息。




半傾,水聲兀止,裴珠泫穿著浴袍出來。




裴珠泫的第四個模樣。不施粉墨,也不知道吃了什麼防腐劑,30歲的女人看上去像20歲的大學生一樣。裴珠泫把姜澀琪的背包放在衣櫃裡,問:「你要洗澡嗎?」




「裴小姐,你酒醒了就不可愛了。」姜澀琪撐起上半身,越發覺得自己被騙了。




「叫姐姐」裴珠泫跪坐姜澀琪身上,雙手搭在她的肩膀。




「什麼?」姜澀琪聽不清楚。




「我比你大,叫我姐姐。」語畢,裴珠泫吻上姜澀琪的唇。



—————-

拖得有點慢,到現在還沒有搞在一起😕😕

題目路軌二字也還沒有回應

根本就還沒有進入主題

路軌(麒麟) 零二

零二




姜澀琪固然不知道那個電話可以直接聯絡裴珠泫。訪問結束了,交了稿之後就與姜澀琪無關。所以當姜澀琪看完音樂會後看見門外的裴珠泫時,她甚至沒有想起過自己與那個光彩亮人的議員曾經有所交集——直到她跟自己打招呼。一瞬間那天的回憶全數浮上記憶的頂層,姜澀琪在半秒內快速回憶了二人對視的那一刻,然後再用半秒時間調整狀態,笑著回應了裴珠泫的揮手。




裴珠泫今天穿了一條紅色小洋裙,挽著一個銀色小包,沒了採訪當日職業女性的味道,反而有一種大家閨秀的感覺。不變的是,她所展現出來的強勢,依然讓姜澀琪覺得這個人不簡單。




裴珠泫走向姜澀琪,這讓姜澀琪有點意外。




「我看了姜記者的報導,你寫得很好呢。」




「謝謝。」姜澀琪也客套地回應。她不喜歡這些心機複雜的人打交道,姜澀琪的世界很簡單,就是工作、打遊戲和品客薯片。姜澀琪更喜歡街頭巷尾的小人物,他們真誠、善良,而且願意與姜澀琪分享他們的故事。




「姜記者的才能這麼好,現在定必在展望更好的發展吧」




「我挺喜歡現在的工作。」




「不想更上一層樓嗎?」




「高處不勝寒阿。」




裴珠泫抿嘴一笑,沒有對姜澀琪的回應作出任何評論,而是禮貌地跟姜澀琪道別。姜澀琪目送裴珠泫離開,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之中。那抹紅色的身影在腦海裡揮之不去,姜澀琪不禁勾起嘴角。




可惜了,姜澀琪心想,可惜她是一個政客。




那天,姜澀琪哼著歌兒回家。




姜澀琪沒有主動聯絡裴珠泫,因為她知道自己的界線在哪裡。政治是一趟渾水,姜澀琪一點兒也不想混在其中。雖然裴珠泫真的很吸引,但姜澀琪早已不是會因為一瞬的心動而不顧利害關係的人。她把注意力轉移到工作上、遊戲裡,以及酒吧之中。




雜誌20週年特刊,姜澀琪被派到首都採訪當年雜誌的創刊總編輯。跟了老人家一天,固然學到很多東西,但姜澀琪覺得自己也快要變成老人家了。採訪結束後姜澀琪酒店也沒有回去,直接坐出租車去這間聞名已久的酒吧。




「沒去過第一吧,不算去過首都。」這是文星伊在姜澀琪出發前告訴她的。




強勁的音樂,耀眼的燈光,入夜後人們在這裡釋放生活中的壓力。姜澀琪穿了白色女裝襯衫,解了兩顆鈕,露出精緻的鎖骨。專業老實的姜記者消失不見,變成性感的都市女郎。姜澀琪坐在吧檯,側身看著舞台上的鋼管舞表演。姜澀琪想起文星伊家裡的那位,跳得比這「第一吧」的舞者好看多了。




一曲終了,舞者鞠躬下台,不少興奮的男性瘋狂叫囂,把錢扔到舞台上,穿著黑色制服的酒吧職員走出來撿錢。




「姜記者」吵鬧之中,一隻手搭上姜澀琪的背部,一個身影跟隨著聲音轉入姜澀琪的視線之中。




還真是個冤家呢,姜澀琪心想。她不是市議員嗎?怎麼會在首都碰到她?




「是緣分嗎?竟然能在首都碰到姜記者。」裴珠泫嫣然一笑,像是有讀心術一樣像是有讀心術一樣回答了姜澀琪心裡的問題。

路軌(麒麟) 零一

「裴議員妳好」在裴珠泫的議員辦公室裡,姜澀琪左手拿著相機,伸出右手跟裴珠泫握手。裴珠泫臉上掛著標準的商業笑容,可能是顏值的關係,姜澀琪看著她沒有產生平日對商業微笑的反感。而且裴珠泫的手有點涼,正好能降低姜澀琪因為爬三層樓梯而上升的體溫。




如此良好的第一印象令姜澀琪降低了對這次採訪的不滿。姜澀琪是本城一知名雜誌的記者。她專職做人物專訪,但很少採訪政客。




「有權有勢的人都很無聊,說了半天都在繞圈子,除了他們想說的,什麼都不會告訴你」好友文星伊問自己為何不透過採訪權貴而增加人脈時,姜澀琪是如此回答。




但由於雜誌母公司的老闆與本城議會在野黨的各種利益關係,姜澀琪被迫採訪這個年僅30歲的市議員。在與總編交涉多次無果後,姜澀琪不得不放棄原本聯絡好的修傘老師傅,去採訪這個年輕的女議員。




姜澀琪討厭這個任務,但裴珠泫令她討厭不起來。




帶有政治任務的採訪其實很簡單,記者問準備好的問題,受訪者回答準備好的答案,一問一答,不過半小時,訪問就接受。然後姜澀琪帶著裴珠泫站在市議會外的花園拍照。




「裴小姐,你有點頭髮黏在臉上了」姜澀琪在對鏡頭後提醒裴珠泫。




「哪裡?」裴珠泫的手在臉上摸了幾下,卻找不到不聽話的那幾條髮絲。姜澀琪只好放棄繼續對焦,走過去親手幫裴珠泫整理。




姜澀琪抬起手,用尾指勾走裴珠泫臉上的髮絲。裴珠泫的視線首先落在在姜澀琪的手上,然後在姜澀琪把頭髮勾回去後就緩緩升起,最後停留在姜澀琪的眼睛裡。




那是午後三時,秋天的陽光溫暖而不燙人,裴珠泫和姜澀琪的距離不過五十釐米,同時陷入了對方眼睛的漩渦之中。




然而兩人都不是20歲的小年輕,不會因為一時的心動而喪失理智。裴珠泫首先清醒過來,說了一句謝謝你。姜澀琪也隨之反應過來,退後回到拍攝的位置。兩個人心照不宣,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採訪結束後,裴珠泫按照慣例給了一張名片姜澀琪,不過與平常不一樣的是,那個電話能直接聯絡裴珠泫,而不是她的助理。



—————-

任性地開坑,預計中篇;開坑是無意中看見我寫了兩篇文後居然有30個粉絲,覺得對不起訂閱的三十位朋友,所以還是出點產量吧


講平凡姜記者和權貴裴議員不算是愛情的愛情


我還沒有想好日月是什麼身分😂可能會有點宣澀(始終我是因為秘密姐姐才入坑的人啊)



哪兒來的少年!你為什麼要來偷走我的心!


來源:logo